01 (第1/2页)

加入书签

大雨连绵数日,走了山,竟冲刷出一副棺材来。

那棺材的形制瞧着颇为不凡,里面指不定藏着什么价值连城的宝贝。几个财迷心窍的也不怕损了阴德,三两下撬开了棺,兴冲冲地往里一看——

“别说什么稀罕的陪葬物件了,连具尸体都没见着!”

来送药的下人说起这事眉飞色舞,口若悬河。我捧着药碗,小口小口地喝着药。

等满满一碗药汤见了底,下人适才收了声,接过药碗后,利落地掩上门离去。

屋外的风景一闪而过,我晃了晃神。我身子骨弱,见不得风,须得天完全放晴了才可出去走走。

我注视着紧闭的房门良久,眼皮不知不觉间变得沉重,像是坠着千斤重的石头,不受控制地想要合拢。困意如潮水般涌来,我倚在榻上,闭目休憩。

风猛烈地拍打在门窗上,发出“呜呜”响声,原本亮堂的屋子陡然间暗了下来,诡谲的黑雾上下浮动,无形的脚步悄然逼近,一道身影凭空出现在我的身侧。

我对此一无所觉,面容恬静,睡得异常的安稳。

冰凉的手悄无声息地落在我纤细脆弱的脖颈上,指腹有一搭没一搭地摩挲着温热细腻的皮肉,随后,蓦地用力收紧。

森然鬼气张牙舞爪地缠绕在他掐着我脖子的手臂上,好似张开血盆大口迫不及待想要吞食猎物的巨蟒。

他眼神淡漠,一双手却不自觉地开始颤抖。

强烈的窒息感促使因喝了药而陷入沉睡的我猛地睁开双眼,颈间的束缚宛如泥牛入海霎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我捂着胸口低声咳嗽,厚重的红遮蔽着我的视线,我扯下覆盖在头上的红布,心中一惊。

红布四四方方,四角缀有珠串流苏,顶上用金线绣着一对龙凤……这分明就是新娘出嫁时的红盖头。再看我身上这件样式繁复的红色衣裳,不是嫁衣又是什么。

我环顾周身,眉头紧皱。我正待在一顶花轿里,莫名地成了一场婚事的主角。

正当我满心的疑虑无从解答心生烦闷的时候,一只狰狞的手掀开了轿帘。

突出到可怕的眼球滴溜溜地转动,仿佛能听见眼眶被撑破的声音,足足有常人两倍长的舌头垂在乌黑色的嘴边,随着说话时嘴唇的张合游移。

“不能……不能……”梳着乖巧的双丫髻却容颜可怖的女鬼指着我攥在手里的东西警告。

我心下骇然,赶忙捏着红盖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首页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寄南枝(np/骨科/雄竞修罗场) 炮灰重生前后的世界交汇了 梦境合集(纯欲篇) 祂的恩赐 [光夜/双]挨艹的理由奇奇怪怪 千年 忆别惊年 《治好小妈的性冷淡我责无旁贷》(纯百) 向日葵 (1v1)(校园H) 夜的章节(双师生,兄妹,高H) 梦是真实也是虚幻 苍白之城 心在何处 桔梗花开爱来尽【同人文/破镜重圆】 排队跪舔的忠犬们 (总攻)风流纪事 兔子1假孕之后又假孕的无限套娃故事(不是) 不懂双子的没品东西永别了 骚母狗的自述 明星调教师